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一醉长安] 李郅X萨摩多罗。


- 努力走个剧情向练笔??

- 随缘开车。

- 想试图写长一点儿,所以后期狗血有,可能还会重口[?]。

————————————————————


[1]


鬼知道李郅怎么会听了萨摩这个掉脑袋的办法,悄悄潜入尚书府调查刑部尚书之女失踪案。对方有意隐瞒,态度明摆着不愿大理寺插手此事。万一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声音被刻意压低分贝嘱咐萨摩一探便撤,不可逗留。萨摩随手在他胸前轻拍两下表示听见了,当然李郅知道这并不代表他会照做。


看好了时机摸索到后院,萨摩回头冲李郅单眼一眨。心领神会的二人悄然无声破入少女闺房,甜美的清香在门关紧之后缭绕鼻尖。


“少女的芳香。”萨摩感叹了一声后开始四处打量,李郅注意力全集中在房间外的是否有动静,跟着萨摩随时准备带他撤离。


萨摩摸到床边,捏着被角至鼻前深吸一口,李郅眉头都快要皱掉,萨摩还回头出言轻佻,“很香啊,李少卿要不要闻闻?”“......别闹了,赶紧的。”


梳妆台整整齐齐摆放,还有一盒刚启封的胭脂,萨摩从衣柜转悠过来又在镜前摆弄许久。李郅忽闻门外有细碎脚步,正欲拉回萨摩躲藏,未料对方反应如此之快,转头的瞬间萨摩已经扑了过来将自己牢牢压在身下连带着滚至阴影遮掩处,尽管猝不及防背与坚硬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李郅还是本能地护上萨摩的腰。眉头不禁蹙起,看向食指抵在唇瓣示意他不要出声的萨摩却是半分脾气也没了。反倒因为过分逼近的距离令李郅莫名有些焦灼。萨摩一双在眼角覆下阴影的长睫轻轻颤动,像撩在心口乱挠的小猫爪。澄澈双眸在咫尺显得格外清明,原本没注意过的月光不知何时也住进了他瞳孔,倒映出柔软的光,差点让李郅溺死在里面。


李郅稍稍侧头避开这种致命的对视,静止的时间在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远而淌过。萨摩明显松了一口气,对这个人形地毯还算满意,趴在上面开始感叹有惊无险,这才发现李郅偏开的脑袋,眸中好奇狡黠一闪而过,冲他侧脸轻吹一口气,稍挑了眉拖着刻意拉长的尾音,喊了一声“李少卿?”


李郅心脏如电击一抖,原本扶在萨摩腰间的手变成推拒的姿态,冷着脸沉声催促。“起来。”


“这么凶干嘛?刚刚要不是我你就被发现了,你们大理寺的人都不懂感恩的吗??”萨摩默默翻了个白眼,嘟囔着抱怨。此时连平时听惯了滔滔不绝的李郅都只想堵上他的嘴,“我说李郅你这一脸怕被玷污的表情怎么回事。该担心的是我才对吧?就我这相貌这英姿,真怕你...”


男人的冲动是个奇怪的东西。哪怕是一项严于律己克制欲望的李郅也无法抵抗,只一秒他就翻身和萨摩就调转了位置,突如其来的变故成功让萨摩住了口。原本打算开玩笑逗逗他结果好像对方真的有点生气。手腕被李郅压锢在头上方,一个十分狼狈的姿势。


——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怎么忽然这样。萨摩寻思着怎么应对,脸上堆满笑容试图讨好对方。李郅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他,像要看入那眼底最深邃的角落。萨摩不擅长和这样的李郅打交道,平日基本都是他占主导,说什么要做什么,李郅很少反驳他。这种出乎意料的惊喜也都只会是自己带给李郅,然后看到那冰封过的脸上露出无奈又溺爱的清浅笑意。


萨摩忽然有些失措,忘了想好的词汇便愣愣地回看望着李郅,那眼中的东西交织在一起太过复杂,习惯隐忍的情绪在溢出的边缘,萨摩一时无法看透,甚至有种自己或许从未真正了解过李郅。以至于他在这愈发不安的情绪中感受到了害怕和恐惧。“李少卿,我开玩笑的,您大人不计.....唔?”


李郅的唇柔软带着凉意,吻却是霸道热烈。压在唇面的吻没有深入的掠夺,只在含住那片柔软轻衔尝过。萨摩眼睛瞪得越发圆溜,直到李郅尝够了撤开距离再度迎上他瞳孔时都忘了眨眼。


李郅凝视着萨摩许久微不可闻的漏出一丝低叹,松开了对他的禁锢。似是威胁或者警告的话语一字一句砸在夜色,让萨摩觉得刚刚那声叹息不过是恍然间自己的错觉。


“下回再玩火,谁都救不了你。”


—— TBC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