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一醉长安] 李郅X萨摩多罗。(二)

- 因为微博的事气了几天。

- 心疼死我乔我湛。

- 更一发文换换心情。

郅摩真是随随便便都太甜了。

想走一波冷战路线结果不小心就...。

———————————

[2]

跟着李郅出了尚书府萨摩还有点失神,沉浸在刚才亲吻的余温中。一路沉默回到了凡舍,果不其然四娘为他俩留了一盏灯,昏暗灯光在夜色摇曳。将人影晃得缱绻缠绵。李郅先驻足,萨摩这才回头看他。

“不早了,我就不进去了。”

萨摩张张嘴最终没有像往常那样喊着“哪儿晚了,四娘等你呢,吃个夜宵再走啊。”

李郅看着萨摩在柔光晕染下一点头,没有多话,然后转身离开。

四娘见着萨摩关切地询问调查结果,又往门口张望了好一会儿,问道李少卿怎么没一起来。萨摩敷衍着告诉她李少卿有事先回去了,没等对方下一个问题,赶紧喊困溜回房睡觉了。

四娘疑惑地看着今日"精力不振"的萨摩,吹灭了灯。

次日,叫萨摩起来干活见他仍是抱着被单赖床,贪吃偷懒一样不少,这才稍稍放心。嘴上骂着晚餐还是没忘记偷偷往他碗里多加了一个鸡腿。

“那尚书府的柳姑娘,确是失踪了,可柳尚书为何要隐瞒呢。”

“不知道,我看这事儿和他脱不了干系。”萨摩啃着鸡腿一脸满足,随口搭着四娘的话。

“事关亲生骨肉啊,还有什么比这个重要吗。”

萨摩舔尽骨头上最后一点残汁余味,没忘记悄悄把四娘痛心的细微表情收入眼底。“行了四娘,早点睡觉。人家都不担心你瞎操什么心呢。”

轻松语调很快冲散了四娘惆怅思绪,然而换来的是日常喊骂。“我瞎操心?我每天操心最多的是谁啊??”

“诶诶诶,四娘你别说着说着就动手啊——”

牺牲自我的萨摩一边笑一边收拾着盘子跑掉了,留下炸毛的四娘感叹这臭小子没良心。

[3]

大理寺再来凡舍已是三天以后。

像平常一样进门便是“萨摩呢?”

四娘慵懒地撑在桌上欣赏着自己指甲对大理寺少卿的询问视而不见。李郅习以为常也不多话钱袋抛过去得到了那纤指一点的指路。

萨摩正擦着桌子见到李郅和三炮,埋头擦得更仔细了,待他们靠近眼也不抬就打算走人,无视对方的做法和老板娘相比有过之无不及。李郅手臂一拦阻断萨摩的去路。

“让开,我没空。”

“跟我走。”

“不走。”

二人目光没有交集都投在前方,看似与往日无异的对话早在空气中被掩藏的情绪下慢慢变质。当然这一切细微变化,黄三炮并发觉不到,在他眼里不过,萨摩一如既往的傲娇别扭趁机从老大那儿坑一笔,老大一如既往软硬兼施破财掳人。

连听到城北出现一具女尸,钱袋被塞进手心,萨摩也不过瞳孔稍稍收缩,依然坚持不去。李郅知道这次没辙,直接动手拦腰将人扛走。

“???”萨摩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因为前几天仍然堆在胸腔莫名的郁结还没消失,打算在那件事淡忘前都不参与他们大理寺的案子,无论多少钱都绝不插手——虽然心有点痛,但他自诩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而如今...这李少卿跟谁学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李郅??你这是绑架!?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四娘?四娘救我——”

然后萨摩就看见凡舍老板娘摇晃着钱袋绽开甜美笑颜冲他挥手说拜拜的画面。

“......李郅!”

—— 你好歹把刚刚收回去的钱还给我啊!

—— TBC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