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一醉长安] 李郅X萨摩多罗。(3)

- ...剧情使我绝望。

- 我少卿大人醋起来连尸体都不放过,怕不怕。



[4]


城北。

看热闹的人和大理寺的人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


萨摩不情不愿地在李郅开路下来到尸体面前,很快被吸引了视线。他瞪圆眼蹲下打量这具“精致”的女尸。面上一丝不苟的妆容,在毫无血色的脸庞上仍然带着生动的美丽。一袭红衣包裹全身,刚好遮过大腿处的下摆却被撕烂成凌乱布条,半掩住隐秘地带,白皙肌肤与艳烈鲜红对比刺激感官,更令人移不开眼,情不自禁浮想联翩。李郅瞥了一眼撤开目光,望向萨摩专注的模样,胸口哽着某种难以言说情绪吞咽不能。


“死者,女。年龄在十八到二十之间,根据尸僵程度推测死亡时间为前天晚上子时左右,身体有多处外伤,致伤工具并非同一种,有被性侵...不,性虐痕迹。”谭双叶对这具尸体同样饶有兴趣,“从外部来看,视线可及之处的伤痕似乎只为增添美感。而看不见的地方,才可谓恶意。”双叶冲萨摩使了个眼色,萨摩疑惑地伸手轻掀死者的裙摆,入目一片狼藉。第一次看到这样画面,萨摩也难免惊到收回手,加之不同于其他死者对方性别特征过于明显,或许正是凶手刻意打扮如此,哪怕已逝之人那种被放大了惊心动魄的美丽依然可以撩动看官心弦。萨摩身为男子多少有些赧意,意识到这个想法忍不住在内心呸了几声,抛开伦理纲常,自己的行为只是尊重尸体,为死者平反是他应该做的事。萨摩忽然觉得他真是太高尚了,于是理直气壮再度伸手打算好好查验下伤口状况,正触及裙布,手腕却被人牢牢扣住。抬头望去,是李郅。


“您又有何贵干啊?”

“双叶,尸体交给你了。我们去别处查查。”

“???”


萨摩被李郅不由分说地拉走了。所谓去“别处调查”就是在街上闲逛,萨摩满肚子不爽,摆着臭脸一言不发。李郅倒像没事人,坦然分析起了案情。“你不觉得这件事和失踪案应该有些联系?”


萨摩回头冲他翻个白眼,表示这还用问?


“那我们得尽快找到尚书之女了,她可能有生命危险。我去启禀皇上,你随我去尚书府。”


“我不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闹。”


“谁和你闹了?李少卿,你搞清楚。是你跑到凡舍二话不说就劫人,一文不给那就算了,你萨摩小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帮你去查案子,查到一半又被你逮到这儿来闲逛,现在又要我去陪你去尚书府?哦对,说到尚书府,去了一趟我香囊还不见了呢。亏本买卖,老子不干了不干了。”


“香囊?”


“是啊,价值连城呢,祖传的那种。”


“我赔。三倍。”


“...李少卿,价值连城诶!把你这辈子赔了都赔不起。”


“......”李郅摸遍腰间将先前收回的钱袋再划一个抛物线落入萨摩手中,萨摩学乖了这回见好就收,举起钱袋冲人晃晃。


“定金。”


—— 赔不起那便把下辈子也赔给你。



                   ——TBC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