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千凯/红尘]日月同辉。

写在前面:

说动手就动手,当然说坑也可能随时坑。

故事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可能开车可能拉灯。

婉拒各种撕b,谢谢。

他们相遇,像太阳遇见月亮。

[1]

霓虹彩光交错点亮着夜空,醉生梦死的糜烂在市中心张牙舞爪四处蔓延。

人来人往的拥挤道路被三五成群横冲直撞的青年踏过,只留一地漠然。路过的男人女人无不像在攀比着谁身上布料更少,谁暴露在空气的线条更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上天赐予的美妙身体发挥它最大的功效。在夜晚熠熠生辉下,再换一场纸醉金迷。

纯白衬衫无论何时都溢满夏日青春的气息,在此显得格格不入。少年七分裤下裸露出白皙纤瘦的脚踝反倒成为与如此感性夜晚唯一迎合的地方。

灯红酒绿的景色总容易让人迷失其中。王俊凯愣在街口失神的瞬间被酒气弥漫的人撞得后退一踉跄差点儿摔倒。没有理所应当的道歉反而走出老远仍能听到对方的骂骂咧咧。只有偎在他身侧妩媚女郎回眸抛开一记暧昧的暗示。

他并没有恼怒,稳住身形只是扣紧了环绕自己背后吉他的系带。假装在混沌喧嚣的城市中,还能守住曾经支离破碎的梦想。手机上的时间跳跃着快到迟到的边缘,他一双长腿也飞快的甩了起来,迈开的步子在风中凌乱,乖顺附于前额的刘海亦随之摇曳。

似乎要再次确定地点,掏手机导航的路线在不断闪烁靠近,一个走神的瞬间吉他擦到了身旁大摇大摆聚集在酒吧门前的人群。

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转了过来,看到王俊凯单薄的身子气焰愈发嚣张,拽上他衣领抡起拳头就准备揍人,“臭小子没长眼睛呢?!”

清嗓的一声轻咳划破空气,对方只是一个简单抬手的动作,男人便放了手。王俊凯理理衣衫不卑不亢的道了声对不起,眼神投向他身后。

身后的男人也正看向自己,四目相对然后清浅擦过。王俊凯稍弯了眼角致谢,对方只是不带情绪地打量他。被制止的男人不甘地唤了声老大。男人裹在风中的声音吹进王俊凯耳里似乎还夹着些许撒娇的意味,王俊凯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匆匆跑进了酒吧。意料之中地被主管训了一顿,大概内容无非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什么的,以后不要来了。

红尘酒吧。

位于市中心。

在酒吧一条街的最里面的位置,这并不妨碍它的生意红火。物价水平处于顶端,夜晚不少肮脏交易都在此进行。地下据说有个大型赌场,但一般熟人才让进。十年之前开张至今人脉渗透黑白两道,因为夜晚来寻欢作乐的都是有钱人所以也不乏缺钱的学生来这里兼职。至于兼职的内容五花八门,其中以情色交易为甚,并根据不同的内容金额不同。

当然王俊凯选择的是最简单的卖唱,价格不高但也够平常人过上好几天了。

王俊凯连连道歉终于被放过,他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他来到主管指示的位置,不算太偏,主舞台旁边贴着墙壁的地方。斑斓的灯光偶尔扫过那儿,才会让人注意到其实是一个驻唱台。

他踏上高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将吉他放下来抱于胸前,长指微张随手拨弄了弦线权当试音。

想着要开口说点什么却一时忘了该用怎样的对白才能吸引沉溺于酒池劲舞男女的注意。

他微垂首盯着自己指尖,碎发散下遮了眸。流畅清晰的旋律就轻轻扬扬地洒了出来。澄净纯粹的声线哼唱着与之相合。纤尘不染的音乐总带着初恋有关的记忆。像一股清流试图唤醒醉生梦死的人们,又或许在拉扯着他们陷得更深。

易烊千玺的注意力就这样轻易被吸引过去,一场并不愉快的交谈,他有些疲倦地揉着自己额角,视线不自觉抛向角落高台的驻场歌手,与自己一般大的年纪,身上还有未脱的稚气,声音清脆吟唱着久远的记忆,真心的音乐格外动人。而对面的男人却是只为了金钱而步步设陷,挂着谄媚做作的假笑。他忽然有些反胃,他开口不留颜面地打断对方。

“陈老板,不如听完这一首歌再议。”

“好,好。听您的。”

然后这一听就没停得下来,几曲下来,易烊千玺唇角已经不自觉抿开有笑意浅漾的梨涡。

王俊凯一碰到音乐就完全沉醉其中,忘却了时间。舞池中央的人潮已换了阵地,围绕在身边。看了看时间最后一首作罢,正跳下台子微颌首道过谢想要离开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小朋友,唱得不错啊。再给爷来一首呗?”

来者听口音是外地人,高出自己一截的个子,虎背熊腰一脸横样。满身酒气熏得人作呕。没作回应对方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伸手便来去夺手上的吉他,王俊凯本能后退一步侧身躲过,扬掌堪堪迎上他再次攻来的拳头,略显狼狈地接下。对方却因此有些恼羞成怒,“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敢还手?”

对方身后聚来两个流氓混混模样的人,正摩拳擦掌打算好好活动筋骨。王俊凯在脑中斟酌打起来的下场,寻思着赶紧找个适合跑路的路线。

此时一声低哑苏音穿过人潮清晰地穿透而来。

“这么欺负一个小朋友是不是不太好?”

—— TBC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