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红尘/千凯]日月同辉(3)

我如此勤劳。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3]

弹完一曲没有过多为难,易烊千玺便派人护送他到门口,王俊凯非常感谢地鞠了个九十度标准的躬,充分满足了对方的虚荣心,腰杆都比平时直上许多。谭羽平常跟着易烊千玺东奔西走,一不能打二不会骂,就一张笑脸一双眼,擅长察言观色,不引人注目,负责情报工作。和那些大佬大哥们打多了交道如今碰到一个这样乖巧的小可爱,忍不住有模有样的说了起来。“小朋友,这种地方啊,还真不是你来的。不过没关系,有我们千总在,没有人敢欺负你。我们千总虽然外面传得心狠手辣,其实人啊,好着呢。”

“谢谢这位大哥,我与千总不过萍水相逢,今日之事实在是麻烦了。”

“不说谢不说谢,到这里都是大路了,赶紧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谭羽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轻轻点头,在他们世界,这样纤尘不染的人太少了。他这般聪明的人哪能看不出千总对这孩子的好感,连他都忍不住心生欢喜,才多说了几句。

王俊凯踩着影子,任月光无限拉长。越远离市中心周边愈发安静,清冷月色衬出寂寥万千。 

先前哼唱的歌恰时蹦入脑海。

——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王俊凯咂咂嘴,没想到这位大佬居然会喜欢这么寂寞的歌。他仰头迎上温柔亲吻鼻尖的月光,瞳孔倒映进墨色无边。

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只心无旁骛地继续哼着歌直到身形完全融入夜色。

-

事实的确如谭羽所说,从那以后再无人明目张胆找王俊凯的麻烦。尽管隐藏在暗处射向他不怀好意的目光不在少数,但既然易烊千玺替他出头过,大家眼中自然而然为他打上了“易烊千玺的人”这个标签,没有人愿意在明面上公然在此与易烊千玺为敌。

王俊凯剩下的日子十分顺利,向来聪明的他自然深谙此理,每晚唱歌的时候也会不经意望向易烊千玺专属的位置,无意外地都能对上他的眉眼,偶尔能得到千总迎空一举杯的临幸,他就掩饰不住笑意地晃出虎牙,明亮灯光折射出纯白,悉数落尽千玺眼底。

这便是彼此心照不宣的全部交集。

时光一晃而过,红尘酒吧有个规定,所有兼职驻唱最多在此连续工作一周,一来为了保证内部的安全稳定,二来有效地防止别有用心的人试图从这里撕开裂口钻入内部。他们接受着所有人同时拒绝着所有外人。

王俊凯的七天很快到期,主管结账的时候是厚厚一沓,他揣进兜里道了好几句谢谢,原本想同易烊千玺道别,结果转了半天没找到他的身影,周围盯着他的目光愈发不友善,只好悻悻地离开。

在街上闲逛半天,王俊凯看着沿街橱窗琳琅满目的商品忽然油生一个想法,于是他进了一家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进的珠宝店。

昂贵的标签与精致的宝石成列的柜台,素养极高的服务员热心细致的迎接并为他挑选介绍。

“是给喜欢的人买东西吗?”

“不…不是。”

少年的帅气脸庞总让人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尽管这个问题与自己没有关系,听到答案还是止不住心动了一下,导购小姐愈发热情地绽开笑颜。

王俊凯只是沉默地快速浏览着,一道夺目红光闪进眼底吸引他的注意,他追寻而去。是个红色的单边耳钉,银色绕边镶嵌红钻石,乍一看是暗红并不显眼,而灯光一晃便像吸收了所有能量闪出鲜艳热烈的红,摄人心魄的美丽。

像被这红色击中,王俊凯脸上露出笑意,趴在桌面指尖隔着玻璃点了点,“这个,我要这个。”

不知是处于营业还是本能,导购小姐一边夸着王俊凯眼光好一边侃侃介绍,好东西自然价格不菲,进店时他就有所准备,毕竟被成为J市最大的奢侈品交易所。一个小小的耳钉花掉了几近2/3的薪酬。但他出门的时候撺着口袋里的礼物盒仍然十分满足。

第二天晚上,他估摸着易烊千玺平常出现的时间,提早到了红尘酒吧,点了一杯最便宜的饮料凑个最低消费就开始了漫长等待。期间不乏来搭讪的人,不过几言,王俊凯敷衍得很明显,对方见他兴趣缺缺又是易烊千玺的人都不再自讨没趣地走了。当然也有,“哟,这不是我们的小歌手吗?怎么一个人,等千总呢?”这样的对白,王俊凯实在无法作答,只闷声咬着玻璃杯喝东西不理人。

然而手机第二十一次被翻开,时间跳过了零点,他还是没有等到易烊千玺。

——今天又不会来了吗?

王俊凯开始猜想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结果越想越焦躁,杯中早已空空如也,他摸进躺在口袋的耳钉盒,站起身打算明天再来。

正意外着今天服务员如此客气为他拉开门的时候,他抬头看见了气势如昨走进来的易烊千玺。 

对方眸中也闪过一丝意外,不过落入深处就难觅踪影,不动声色地点头示意,王俊凯愣愣地让到一旁在他走过自己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发出单音节的“诶——”

接着马上意识到有些失礼正打算补充点什么,易烊千玺已闻声回头。

“你找我?”

—— TBC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