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红尘/千凯]日月同辉(8)

....最近因为打游戏卡文太难受了。

瞎扯点看看能不能过瓶颈。


[9]


“不会再有下次了。”


易烊千玺丢下一句不知算不算承诺的话语,便收了手离去。王俊凯听着关门声,这一晚是久久难眠。


易烊千玺后来几天也没有再出现过,王俊凯除了盯着天花板就是望着门口发呆,失去手机后也丢了唯一能打发时间的东西。思考这种复杂的事情,他决定省省脑细胞“享受”这个病假。


然而没过几天,好动的天性实在逼得自己快发疯。他终于受不了这种在病床上躺成一个废人的感受,摸下床扭扭脖颈抬抬手活动起筋骨,感觉不错正打算出门呼吸新鲜空气,未料被守在门口的两位兄弟拦住去路。


“凯哥,老大说你不能乱跑,请安心养伤。”


“???”王俊凯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指了指自己,“你们确定是在喊我吗..?”


“是啊凯哥!”两人双眼都好像闪着金光,对王俊凯肃然起敬的模样,“这次捣了002那家伙的老窝,全靠您!”


——我那不是被迫的吗。


王俊凯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还想再说什么,已经被两位热情的兄弟再度“请”回了房间。嘴里还叨叨着。“您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们!”“是啊是啊,您注意身体。不然老大得打死我们。”


无奈又被关了大半个月,王俊凯感觉自己都要发霉了,也不好意思和门口两位兄弟动粗。只惦记着下回见到易烊千玺必须要和他聊聊出院的事宜。


不负所望,再次见到易烊千玺的确是来接他出院。一身红蓝格子相间的卫衣松垮套在他身上,王俊凯却好像透过宽大衣服能看到他绝好的身材,刘海松软偏在右侧,与脸庞俊朗线条相合却意外的不违和。易烊千玺走进来扬唇一笑,梨涡浅漾,春暖花开。


王俊凯觉得自己果然是被关得太久了,看到个男人都觉得好看得要命。他立马注意到易烊千玺左侧的耳钉,小巧鲜艳的红色,正是他送的那个。王俊凯暗夸自己眼光好。


但不得不说原本夺目耀眼的红此时衬他脸庞却有些黯然失色了。


“走吧,小凯。”

“.......”


最近的称呼真是一个个让王俊凯越发难以接话。尽管如此王俊凯还是跟着千玺上了车。


二人并排坐在后座,易烊千玺递过一个盒子。上面是最新款型号的智能手机,王俊凯接过愣了愣,拆开后的满心欢喜冲淡了先前一切,“谢谢。”


一路上摆弄着手机,车听了下来,不是他印象中的家门口,然而是游乐场。王俊凯看向易烊千玺的目光充满询问,对方只是眨眨眼,“答应过你的。”


——“随便玩。”


[10]


像是回归山林的幼兽。王俊凯飞奔在空无一人的游乐场,设施运转播放着欢乐的伴奏,让看到这画面的人忍不住跟着被气氛感染。


从旋转木马到太空椅,云霄飞车到丛林探险,蹦极和攀岩。王俊凯早把还未完全康复的伤抛在了脑后,玩得格外尽兴。


易烊千玺就漫步地跟在后面,仰头看他灿烂笑容。


“千总,一起来啊!”


王俊凯在高空顶着满头凌乱发出邀请,易烊千玺笑着摇头。被拒绝免不了扫兴,王俊凯倒是不甘心就这样被拒绝,拆了安全带就跳下来非要拉着易烊千玺一起坐过山车。


易烊千玺抗拒地挣开,王俊凯忽然好像意识到什么,神神秘秘靠近,“你是不是怕啊?千总。”


“别怕,有我在,我保护你。”王俊凯脱口而出转而想到人家哪需要他保护,一时有些尴尬,拽着他又跑起来。


“...?”易烊千玺因为他的说法难以置信的睁大眼,还没解释就被拉着跑向另一台机器。


“.......”千玺将幼稚二字在喉头转了半天,才生生咽了回去。


“那坐旋转木马吧!”


被迫坐上旋转木马的千玺,满脑子的无聊。不过看王俊凯连坐个小孩子玩的东西都可以笑这么开心,也压去了吐槽话语。随他亮出虎牙的方向,试着欣赏他手指处的风景。


旋转木马奔跑不停,几圈下来千玺感觉有些头晕,好笑地回想起从前执拗地收下这块地,只因为他幼年时光从未体验过纵情游乐场的快乐。但事后再来回味,却没有得到该有的乐趣。


有些时光、心情,果然过了某个阶段就算再经历也不会有相同的感受。


他突然对王俊凯有些好奇。


分明年纪一般大小,他如何做到还能无忧无虑完全身心沉溺其中的享受。


疯玩了一天,夜幕洒得格外彻底,游乐场的霓虹一刹亮起,成功抵御黑夜。王俊凯抬头看着在巨大彩光下失色星空,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拍拍千玺,“我们玩那个吧。”


——不远方伫立着高大,仰头看几乎耸入云端的摩天轮。


“好。”


二人进了同一个舱,王俊凯乖巧地系好安全带,看着对面千玺坐姿霸道完全没有系安全带的自觉,于是好心提醒了一句,结果换来对方嗤之以鼻一笑。


“...你干嘛?!”易烊千玺以为自己眼神已经足够说明在自己的地方不可能有危险这件事,结果王俊凯非扯了安全带强行给他系好才回到自己位置。


无奈由他去了。


摩天轮缓缓上升,时间好似停滞,窗外景色也跟着静止。除了悠长缓慢的旋律,再无其他多余声音。彼此呼吸在封闭空间都略显突兀。


易烊千玺撑头窗沿,半看美景半瞥王俊凯,升至最高点王俊凯兴奋地站起身,哪还记得什么安全带,他在顶点俯视着这座城市,条条马路,四通八达,人来人往的中心路段和越往近人烟愈发稀少的树林,几盏路灯勾勒孤树剪影,静寂但不寂寞,偶尔有晚自习结束骑单车回家的学生匆匆略过。


所有肮脏黑暗都被隐藏在繁华之下。


而这繁华在心外无物的人眼里又是别样的风情万种。


这就是J市。


王俊凯的侧脸,半面被打上绚烂光芒,随扫上天空的灯光颜色变换,半面隐匿在黑暗。不变的是他清亮的瞳孔,看着外物藏不住的好奇与活力。易烊千玺至今还没读出几分真实几分虚假,却已情不自禁被眼前风景染上些许温情。


“千总,你看...!“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有趣事物正打算分享,却意外撞上来人。特有的侵占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唇瓣被湿凉柔软覆住。


——世界至此失声。


“..?!千总,你...??”

“你以后可以,叫我千玺。”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