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最后的战役]狙击组。

*狙击三人组乱炖。

*记性不好就私设。

*腐向慎。

*短篇/三发内完/不能再开新坑了。

[我就是先发一段出来督促自己记得更]



[1] 


还在学校的时候罗星这个名字就被顾顺牢牢记住,几乎是一笔一划地刻在脑海。老师点名时有他,光荣榜上也有他。每次射击课程,第一的位置,不是他的名字就是罗星。他是那会儿恃才傲物、少年轻狂的顾顺唯一肯定的竞争对手。时常还不忘挑衅罗星,希望能和他来场比赛,输了就叫哥哥那种。然而罗星总是沉默地瞥他一眼,有些好笑更多地是觉得无聊,低头摆好桌上的书本,擦过顾顺肩膀离开。顾顺就轻砸一拳在桌上,把整整齐齐的书本震得都移了位,吐掉口香糖在心里暗骂。

——这帮混蛋个个背后说我拽,夸这臭小子谦逊。明明他才是最装模作样的那个吧??


年少的棱角在毕业后总会渐渐被磨平,因为各种碰撞和伤害,疼了痛了就长大了。偏生顾顺倒真应了他的名字,一路顺顺利利,战无不胜,一往无前。勋章奖励得了满手,名声也在队里格外不错。唯一不变是——那个说他拽得过分的传言。

有时候上天就是如此不公,所以当他听到那个与他棋逢对手的狙击手在追击海盗行动中受伤时,他的心还是无可避免的狠狠一颤。尽管外表看来他不过是表情稍稍僵了一秒,随口话语仍旧漫不经心的音调,“严重吗?”

“打到的是…中脊柱神经。”

来通知的人语气明显顿了顿,浸在话语的遗憾表露无余。听得顾顺像是被感染,跟着格外难过。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他后半生都没办法再稳稳拿着枪站在制高点给出那百步穿杨的精准一击。他忽然明白小说电影里那种失去对手的心痛感,他真情实意地在替罗星惋惜和遗憾,也想象得出当时的情况如何危险。

然而接下来的消息没给他更多多愁善感的机会,“组织决定,蛟龙队的狙击手的位置,将由你顶替。”


-  TBC



>>>

之后更新tag就只打狙击组啦。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