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1K]他的眼里住着星辰,闪耀着藏不住的喜欢。

- 段子手的自我修养。

- 咸鱼写手试图自救。

- 嘘标题都是瞎写的。



————————————————————


“你问镜头一个问题,它会点头或摇头。”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半蹲着身子,晶亮眼眸掩了半边藏在墨黑设备后,正透过镜头在看自己,有模有样地架着摄像机,明明是在拍别人,却叫人移不开视线。有一瞬间庆幸还好蔡徐坤不是摄影师,不然得记下多少人因为他恍然失神的照片。


坐在椅面穿过镜片与他遥遥相望,搜寻着脑中问题,脱口而出的也是随性发言。


“全民制作人喜欢坤坤吗?”


那边镜头肯定的晃了晃,逗出王子异唇边笑意,闭着眼都想象得到蔡徐坤弯成月牙的眼眸,满溢的信心与浸满温柔也毫不违和的傲然。


“再问一个问题。”


“坤坤喜欢全民制作人吗?”


王子异一方面觉得这个游戏十分幼稚,但仍忍不住配合蔡徐坤孩子气的玩法,意料之中看着他拉拽机器摇晃着点头,哪怕是猜测到的动作被他做出来落在王子异眼里依然可爱得要命,牵扯得笑意从眼角直淌而出,甚至旋转着凳子想要逃避镜头,不让人隔着屏幕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以为深藏很好的心绪。


蔡徐坤的笑像春风过境,垂落柳絮飘开新绿的希望,跌进池塘的沉沉闷砸在心头融化冬雪残冰,外表偶尔伪装的酷劲在蔡徐坤面前早捡不回半点。


镜头随着二人胡闹笑声定格,忽然切断的连接线只剩下黑屏,场外失联的躁动隔在温情翻涌的小小空间,迈步靠近撑在开关键的手稍稍屈起,换上在蔡徐坤面前较平日更软了八度的声音辗转而出。


“那坤坤,喜欢我吗?”


停顿字句也击中蔡徐坤失拍的心跳。


真情假意掺在玩笑话语,相视瞳孔倒映对方身影,从不会说谎。


沉默滚过时间,王子异有些后悔,无论是情不自禁还是故意玩笑,他最怕看到蔡徐坤为难,无论什么他都能忍,哪怕某种情感在濒临爆发的火山口,只要蔡徐坤一个皱眉他都能尽数将滚滚岩浆吞回去任它独自灼烤心脏,闷声不吭的咽下所有。


他已经开始在思索最好的退路,然后他看到蔡徐坤左脸颊精致小巧的痣生动活泼的一闪。王子异甚至来不及分清楚是真实或错觉,空气中只剩下因为点头动作带着擦过浓密长睫的刘海轻微颤动和嘴角微抿晕开清浅羞涩笑意的弧度在诉说着少年的隐秘心事。


蔡徐坤睫毛扑闪洒落的阴影之下,用眼睛对着王子异拍出了最动情的照片。



——————


王子异最近有一点很过分。

某次他发现撒娇这招无论何时都非常管用之后,用起来是越来越得心应手,故意软着嗓音喊出叠词的昵称。


“坤坤。”

两个字被嚼碎融在温柔陷阱直拉着你往深渊坠,后果通常十分惨痛偏生挣脱不能。


“坤坤,今晚和我睡。”

“不行,明天要练习。”

“坤坤——”

“.....不行。”

“坤坤——?”


别喊了,答应你。



王子异觉得自己很无辜,某天蔡徐坤和人吐槽自己撒娇的事,刚想反驳被那抬眼一瞪硬生生憋了回去,虽然蔡徐坤瞪他的样子并不凶,但看他扬着下颌的模样,就什么委屈什么气都好像不重要。


——想起那句俗话说的,被爱情冲昏头脑。


但他心里对于这个说法还是很不服。


最爱撒娇的明明是蔡徐坤,虽说不算刻意,但那一声声“子异”,不知道在嗓间被含了多久,吐出来是化尽钢铁的温柔,糯软甜腻随空气亲吻耳膜,直接麻痹神经中枢阻绝思考能力,任那后面跟的是什么无理取闹的要求,都被暂时性失聪的耳朵忽视,眼里只装着他眉飞色舞说话的模样。


——好好好,命都给你。




——————


....三个想到的小段子。

两位赶紧出道吧。

异坤真的没办法不喜欢。

坤坤在子异面前实在是太甜了。

爱情不就是喜欢在他面前你的样子。

两个人在双方面前就变得超级...。恋爱中的人才有的气场。


——————

顺便,一起出道了我要开豪车庆祝。

“我喜欢一边看着光芒万丈的你,一边干你。”

是的就要在第一名的位置弄哭你。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