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异坤/异丞]红白玫瑰。(中)

* 本来打算上下发完结果一不小心超字数了。

* ...计划上走1K线下走1C线,结果剧情已经超出我控制范围和原本想得不太一样,我已经不好意思打异丞tag了。

* 随便看看吧。

* 婉拒ky撕逼谢谢。



:(上) 



[7]

 

蔡徐坤难得兴致勃勃抱着一盒碟片邀请自己看电影,王子异自然一口答应下来。两个人卧在沙发里,超大屏幕投影出一幕幕惊悚恐怖的画面。原本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蔡徐坤,结果真情实意地被吓到,开始各躺一边搁着腿在王子异身上,结束后整个人已经塞在王子异怀里,内心埋怨着这网上推荐的什么鬼电影,真的有助于促进情侣感情吗??

 

一万个差评。

 

完全置身于风暴中心的王子异相当平静,在黑屏的瞬间摁了关机键,满心惦记着他的坤坤还因为害怕趴在腿上,揽在蔡徐坤腰间的手轻拍,“别怕,我在这儿,没有鬼的。”

 

“......”蔡徐坤坐起来满脸委委屈屈的模样,我见犹怜一掀眼,推向计划二,“今晚,陪我吧。”

 

“好。”

 

王子异泡好咖啡回来的时候,蔡徐坤正坐在桌上晃荡着两条长腿,手里拿着作业本一支笔在指间旋来转去,搁于鼻尖无处安放。王子异站定在他面前,蔡徐坤瞳孔闪过清亮光芒,佯装疲倦扔了书笔,脑袋一偏扯着王子异胸前领结拽近距离,伸手圈住讨了个抱抱,双腿还没缠上腰,杯中咖啡摇摇晃晃磕碰发出桌子清脆一声后归于平静。

 

“明天要上课,困了早些睡?”

 

王子异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本来还埋着脑袋在颈间蹭来蹭去看上去似乎很困的蔡徐坤忽然甩手走人。

 

关门前还哀怨流转地瞪了他一下,这细品来称得上风情万种的回眸一眼,经过老实人的过滤,只剩下要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哪儿没做好惹他的坤坤生气了。

 

-

淋了个澡的蔡徐坤心情稍稍转好,宽大睡袍披在身上衬得他愈发纤瘦,腰间衣带随性系紧,轻易显勒少年身体稚嫩线条,领口开敞沿锁骨向下缓拢,遮掩切断引人心猿意马的旖想万千。

 

一看到王子异他就无端不快,仿佛自己从内至外的魅力被否定得一干二净。

 

他闷声甩掉拖鞋爬上床,发丝尾端还有些湿漉漉没有吹干,扫在眼角略带刺痒,蔡徐坤轻揉着眼睛悄悄望过去,那边王子异像只被主人责罚过的大型犬,注视着蔡徐坤,思索要不要靠近。

 

最后他放下见底的咖啡杯走近小心翼翼在床边坐下。

 

“.....坤坤你还不舒服吗?”

 

“没有,有点累。”

 

“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你上课写作业时间太长,脊椎会受不了。”

 

“.....?”

 

蔡徐坤一瞬间以为这个老实人开窍了,直到他乖乖趴在床上,王子异捏着他双肩沿着脊骨一路按下,在尾椎停留半晌,指节环盆骨侧摁揉后腰臀部,蔡徐坤脑袋埋在柔软枕头忍不住哼出几声,他发誓这是因为疼痛不小心发出的声音,自己听着都有点儿别扭,几分羞赧爬上耳尖烧得通红。他身子微僵不敢乱动,腰腹血气翻涌热流而起,在他几乎以为下一瞬间要发展到十八禁情节的时候,清楚感觉按摩在后背的手沿路又顺摸回到原点。

 

“好些了吗坤坤?”

 

肩胛骨两侧被压制力道捶打几番,的确舒服不少。积压体内的欲火被撩燃却是搅得人更加难受,蔡徐坤脸色更加黑上几分,翻身坐起一言不发。

 

“....坤?”

 

王子异愈发摸不着头脑,只觉得气氛不对,蔡徐坤也不太对,沉默流淌在对视间,指向凌晨十二点的时针成为茫然困扰的救命符,王子异率先撤开视线将被子给他扯上去,顺便不忘把蔡徐坤不小心带开的衣衫拉整好。

 

“你早点休息,明天我...”

 

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被压过来的蔡徐坤逼回了喉咙。王子异背贴床面,身上承着蔡徐坤虚压的重量。蔡徐坤手撑在王子异脑袋两旁,分腿跨坐膝开抵在王子异腰侧床上,咄咄逼人贴近距离,一双清澈眼眸被无限放大,穿越四目交接的视线直落在王子异心头,涟漪水光泛起瞳眸,荡漾心脏。

 

“王子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唇瓣被湿热柔软覆住,霸道而轻柔。甜腻气息顺着唇缝渗入,似蛊毒诱人心智。似干涸已久的土地浇上忽降的骤雨,为迷失徘徊的意志植进饮鸩止渴的勇气。王子异大脑罢工前只记得颤动在眼前鸦黑睫羽,扇着初春催促花开的暖风,融霜化雪地晃进心底。

 

“我怕你疼。”

空气在荷尔蒙燃烧下终于掠尽,换气间隙王子异终于说出了话,蔡徐坤伸臂勾住王子异脖子压低,仰头吻上,再不给他多余顾虑的机会。

 

王子异反手扣住送进怀的腰肢,失控力度几乎要把蔡徐坤折断,肘部借力翻起反客为主将蔡徐坤压在身下,衔着软唇加深亲吻,释放的渴望攻城略地燃烧脆弱理智。

墨色泼染的浓夜,艳情蔓延在加重的喘吟里。

 

拥抱荆棘刺痕,疼痛晕染着欢愉快意,探秘玫瑰花瓣藏隐深处。

 

利刺化破的伤口成为绝美勋章,至高无上的奖励不敌亲赏孤芳肆无忌惮的初次盛放。

 

[点我看深夜性感小野猫在线撩....]

 

[8]

 

解锁新地图后的王子异,不再拘限于往常的佛系恋爱。尽管他们还是会像最纯情的高中生,骑着单车穿过风吹过树荫的街道,会挑着最甜的冰激凌,递到对方口中,看着彼此唇边的笑意跟着飞扬起嘴角弧度。

 

但是王子异已经学会当蔡徐坤坐在单车后座发呆时凑过去偷吻,在哄他的时候拉着手直牵到心口,在他洗完澡进门时从后面将他圈进怀里,然后埋头蹭在颈间任沐浴露清香萦满鼻腔。他固执地贪恋这种清浅又让人上瘾的味道,像极了蔡徐坤。

 

当然他们还会在梦回时分的凌晨、在雨季连绵的午后、在阳光偏爱的清晨,厮磨交缠在沙发床缘,桌椅窗后。

 

腻歪下激情涌动推着日子没有冷却只有升温地不停前行。

 

蔡徐坤差点以为这样就是一生。

 


 -

范丞丞转回学校的时候,和蔡徐坤刚来那天一样引起了轰动。

 

不止低年级学弟学妹,班上原本喜欢围着蔡徐坤的Justin、朱正廷也难得热情地冲在了前面,范丞丞被朱正廷一把搂在怀里,手在他发间揉来揉去,说着“好久不见。别人出去都瘦了,你怎么变胖了。”

 

范丞丞也不气不恼,装模作样白了朱正廷一眼就低头抿着嘴笑。

 

看着显得可爱极了。这是蔡徐坤对他的第一印象,初次见面有好感的人,通常往后的相处都很顺利。Justin拉着范丞丞想引荐的时候,蔡徐坤已经率先站起身,礼貌地伸过手,“蔡徐坤。”

 

在justin因为惊讶第一次见到向来高傲的蔡徐坤主动结交新同学而睁圆了眼的注视下,范丞丞全然没意识到这种殊荣,大大方方伸出手,亮出的齐整白牙黯了艳阳三分,“嗨,我是范丞丞,以后请多指教。”

 

 

别看范丞丞笑起来一股傻白甜气息,以前在学校算是校霸级人物,因为家庭背景敢惹他的人也很少,那会儿他身上的故事随便扯出去一件都能被人津津乐道很久。讨厌他的人也只敢背后嘴上快活几句,见了面都低着头生怕被他记了个眼熟。范丞丞在外面倒也大佬风范,不苟言笑的冷酷气场十足,回到班上就弯了眼角笑得烂漫又无邪,偶尔蹭在朱正廷身上撒娇的样子,根本不像传说中的风云人物。因为他的原因,班上同学在学校各方面都是vip待遇,可惜不过一年半就转学去了美国。三个月后蔡徐坤转来,将A班的热度推向历史巅峰。

不少女生羡慕嫉妒恨着抱怨,“为什么我不在A班啊。”

两个天赐神颜的帅哥都不约而同被分到A班,还有朱正廷这种同为校草级选手,光是想想都无心上课,偏偏大家成绩却都还不错。

 

范丞丞趴在Justin桌前恳求收留的时候蔡徐坤刚好收拾完书包经过,Justin特为难的说着这几天家里不方便,蔡徐坤那乐于助人的软心肠就刚好一动,加上他本来对范丞丞挺有好感,于是开口,“如果不介意的话,这段时间可以住我那儿?”

 

[9]

 

和王子异约了今天在外面吃晚饭,蔡徐坤也不介意带上范丞丞一起,一路范丞丞都在不停地谢谢哥哥,弄得蔡徐坤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没有经过王子异同意,但蔡徐坤完全不担心王子异会拒绝或是不开心,两个人左聊右聊来到约定地点,是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人虽多不失幽静,蔡徐坤果然在角落包厢找到了王子异,忙着向他介绍新朋友,蔡徐坤没看到身后的范丞丞笑容一顿。

“子异,这个是范丞丞,今天新转来的同学,不过最近他家里有点麻烦,可能需要在我们家住一阵子,你不介意吧?”

王子异目光微妙地闪了闪,似乎有些意外,然后看着蔡徐坤,一如往常地回答,“好。”

 

今天餐桌上的王子异话变得很少,不过对于蔡徐坤还是有问必答,蔡徐坤忙着照顾新转来的弟弟,怕他拘谨,也没太搭话王子异,倒是范丞丞会偶尔把话题扯到他身上,蔡徐坤就三言两语笑着带过。

 

回到家安顿好范丞丞房间,蔡徐坤贴到王子异面前,软声哄道,“你今天不开心?”

王子异抬手撩起蔡徐坤的刘海,认真地欣赏了好几遍爱人的容颜,然后确信回答“没有。”


-


次日,蔡徐坤揉着睡眼从床上起来,惦记着家里还有个小朋友,打算去叫范丞丞起床,结果王子异说他先走了,蔡徐坤瞪大眼睡意少了一半,“走了?”

“嗯,好像说学校有些事要处理。”

“他一个人走的吗?这里过去可不近,万一迷路怎么办?”

蔡徐坤的担心在轻蹙的眉间流出,王子异看着他沉默了30秒,“我送他去的。”

“…那就好。”

放下心的同时莫名有不是滋味的情愫在心头蔓延,蔡徐坤强行压抑忽略着掉,飞速洗漱完背上包,“我先走了!”

“我送你吧。”

“不用啦,我又不会迷路。你昨天不是还说今天有事吗?”

“坤,路上小心。”

 

回到班上范丞丞正忙着写些什么,看到蔡徐坤就仰着脑袋乖巧地扬出笑容,“坤坤哥,早。”

蔡徐坤看着那笑容里的纯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的异样情绪显得格外阴暗丑陋,他强行扯开嘴角打招呼,范丞丞就忙着解释今天走的时候看他睡太熟没好意思打扰,蔡徐坤的没关系还在嘴边,范丞丞的笑容收敛了些,“我姐今天派人给我安排了住宿,就不用麻烦坤哥了。”

蔡徐坤堆在胸腔那点东西愈发沉重起来,他这辈子站在巅峰骄傲着,现在是从未有过的体验,甚至开始有些焦躁。敏感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范丞丞的想法,但是对方坚持咬定说有去处了,也不好再勉强,闷声回到座位,忍不住开始神游。

清晨窗外蝉鸣迎合头顶电风扇的旋转,老师粉笔吱呀写个不停,黑板上的字蔡徐坤都认识,然而下课后,他发现一个词也没记住。

 

王子异今天没有骑单车来接他,而是开着那辆被吐槽过浮夸的红色跑车。他替蔡徐坤拉开车门,递过给他买的汽水,一路飙车回家,半个字没提范丞丞。

范丞丞在教室人走一空后,才拉起书包锁上门独自走出学校,迈向马路对面的小巷,拐进了那家最简陋的家庭旅社。

 

那晚,蔡徐坤做了个噩梦。

惊醒后记不清楚具象的画面,只有漆黑不见低的深渊残影,蒙在眼前乌云吞噬掉的视线,高楼破碎的落地窗玻璃,和不慎坠落的失衡感。

冷汗渗在他额间,心跳还没有平复,他本能摸向旁边,身边没有王子异。

狮子座并不是什么容易缺失安全感的星座。

后半夜的失眠让他忍不住开始反省。

——是他太过依赖了。

 

 [11]

 

蔡徐坤其实早就知道王子异和范丞丞认识。

在他们见面的餐桌上了三份汤,王子异将最远的那碗推到范丞丞面前。离开时他清楚瞟见那份菜单后的备注,[不加香菜]。

还有第一次踏进他们家,范丞丞环视周围的表情,眼里堆满的分明是怀念而非陌生。


但是蔡徐坤没有问,王子异也没有说。

时间从不停留的翻滚前走,不会因为谁心头的埋进了荆棘种子而驻足,蔡徐坤自认足够成熟宽容,调节能力卓越,这种小事两三天就过去了。直到倾盆大雨的那天,破土而出的荆棘缠绕在他的心脏,戳出尖锐刺痛,才终于承认,他比想象中要在意得多。

夏季大雨来得猝然猛烈,砸在地上溅得水洼荡开疼痛涟漪。蔡徐坤的手机在自习课玩过最后一关游戏的时候,电量撑到了尽头。王子异的电话遗憾地在黑屏中失之交臂。王子异家里的生意最近很忙,于是蔡徐坤主动拒绝了他再开跑车接送的事,忘了带伞的他在校门口看着暴雨犹豫半天,最终顶着书包冲了进去。

 

另头一路堵车的王子异还在忍耐着按下催促喇叭的冲动,蔡徐坤的电话一直传来已关机的声音让他很是烦闷,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人也走得半空,在路边停好车刚熄火想去教室找他就看到了迎面跑出来的范丞丞。


“…..hey.”

王子异撑着伞出现在面前时,范丞丞一个急刹才没撞上去,看到来人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随后挪开视线清嗓开口,“坤哥他已经走了。”王子异推过伞面挡在他发顶,“我送你吧。”

 

范丞丞推拒再三着实拗不过,任王子异开着车在城里转了半天,原本想忽悠过去,结果唯一知道的那家五星级酒店在入口处新设了打卡机,范丞丞尴尬地站了半天才低着头承认,“我和家里吵架了,这次回来是瞒着姐姐他们的。”

 

-

蔡徐坤浴巾包着头发揉了半天,电视里天气预报还在播报近日几天都是雷雨天气,门锁便传来的钥匙插入的声音,蔡徐坤回头想故意撒娇埋怨逗他的话卡在了看到王子异身后范丞丞的瞬间。

 

两个人回到房后王子异解释了他和范丞丞不小心偶遇还有他无处可去的事实。蔡徐坤点头表示理解并赞同了让范丞丞暂住的提议,然后王子异按灭了灯离开。蔡徐坤靠在床边百无聊赖翻着手机,短信提示的未接来电有15条,屏幕昏暗光源照着蔡徐坤的脸,修长指节滑动着,勾上全部删除,点了确定。

 

[12]

 

三人居住的时间并没有想象难熬。

范丞丞性格太过讨喜,蔡徐坤对他实在敌意不起来,从头到尾王子异似乎也没有做错什么,但他依然觉得心里很难受,这种感觉蔓延成对自己的一种深深厌恶。

蔡徐坤希望王子异能够说点什么,可惜没有等到。 

生长在心头的荆棘已经根深蒂固,开始血淋淋地往心底扎去。

 

那天应酬完回来的王子异,体贴的给蔡徐坤打包了夜宵,堆在桌面结果没看到蔡徐坤,反而在房间玩游戏的范丞丞先探着脑袋出来了,他看了看桌面的食物肚子正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坤呢?”

“今天放学老师好像找他留一下,所以没一起回来。”

王子异看范丞丞想吃又挣扎犹豫的表情,忍不住笑意开了口,“想吃就来吃吧。”

“不吃,他们都说我胖了。这段时间我长胖了二十斤!”


王子异视线上上下下扫过范丞丞,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范丞丞,发现比起以前削瘦的脸颊,确实圆润了不少,但少的几分高冷劲被新添的可爱补上,并不难看,高挑身材站在门边显得乖巧礼貌,不过之前他在王子异面前从来与这个词搭不上边,回忆在勾勒完范丞丞面容曲线的时候轻而易举入侵大脑,试图拉扯那些被拼命遗忘埋葬的前尘重见天日。王子异这才意识到太过头,收回视线落在夜宵上,好半天才轻轻挤出一句。

“…不胖,这样胖点也挺好看。”

范丞丞没想到还能从王子异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微微一愣,莫名尴尬的气氛无孔不入渗在空间,两个人都仿佛失了说话能力,最后范丞丞大步走到沙发前,拿起食物直往嘴里塞,才忍住没把能摧毁三人相处平衡的话语说出来。

 

王子异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一个劲在塞着东西,也不知道嚼没嚼就往下咽,再张口声音有些涩哑,“慢点。”


范丞丞想,今天的东西放多了辣椒,辣得他眼尾都有些红。

 

 

 [13]

 

蔡徐坤觉得他和王子异的感情快到尽头。

王子异觉得最近蔡徐坤的脾气越来越差。

 

一点莫名其妙的小事就能闹别扭一整天不搭理人,怎么哄都没有用。虽然第二天能莫名其妙和好,但他知道蔡徐坤心里的事一直没能过去。


导火线点燃在周末的一午后,争吵来得突如其来。

上一秒王子异还抱着蔡徐坤享受难得的温存时刻,他蹭了蹭蔡徐坤脖颈,只说了一句,坤坤你太瘦了,以后多吃点儿,抱着不舒服。

蔡徐坤就一把推开他,“那你去找能吃胖的吧。”


王子异很委屈。

蔡徐坤很生气。


王子异没想到自己随口关心的一句话拉开两个人分手的序幕。

蔡徐坤将王子异的言论归到了没事找事,明知道自己吃很多都长不胖,还说不喜欢。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

——那天他在门外不小心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习惯隐忍的蔡徐坤以为这件事也会像先前一样被隔夜带过,却没想到那些对白日夜徘徊在脑海,鼓动曾经的所有细节,虚构幻想出无数属于他们的剧情。每一幕都在自己心上刻下深浅刀痕。

很疼。

终于超载。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很像在无理取闹,但情绪失控来句句口不择言,渴望将伤痛委屈向最亲密的人宣泄,爆发出来的情感化作利刃,划伤自己后直往王子异心口捅,鲜血淋漓而酣畅。

王子异沉默地听着蔡徐坤的发泄,片刻安静后终于垂下头。

“…范丞丞,是我初恋。”

 

寥寥几字彻底击溃蔡徐坤心底防线,他猜测过的最糟糕的剧本正在眼前上演。

“两年前的事。我和他…”

“你吻过他吗?”

正打算坦白的王子异被蔡徐坤的突然来的直白逼问打断思路,蔡徐坤的目光锁在王子异脸上,眉眼间的痛意他没敢品读。

“你睡过他吗?”

王子异依然沉默。

蔡徐坤陡然失笑,单扯唇角扯开漠然弧度,像是恍然明白什么,“所以到了我这,连怎么上我都要教的是吗?”


跌撞后退的步伐磕在地面,王子异仅靠本能喊出一句,“坤坤,别走。”


一切就被终结在摔门的巨响后。


 “王子异,你真他妈是个混蛋。”


———— TBC

 

 


评论(4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