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异坤]零时血踪。

*吸血鬼Paro

*血猎X吸血鬼。

*依然私设都是我的。

*喜欢点个心您的喜欢是我更新的动力[..]

*不喜勿入就不麻烦您特意留言说不喜欢了标题也没写to u。


————————————————————


[00]

暗巷地沟跑过老鼠在偷笑,惊醒成群倒挂的蝙蝠,血色的瞳孔弯成染红的月牙,悄然盛放的玫瑰在黑夜,月光点缀干涸的痕迹。而我在找你,踩着罂粟花铺的道路,寻着空气残留的腥涩,在侵蚀五脏六腑前,我会找到你。


[01]


城市的夜晚霓虹彩光从来不肯缺席,人潮涌动丝毫没有一天结束之际该有的倦怠。反而洋溢着漆黑夜色中才看到的兴奋光芒。


人来人往的拥挤道路被三五成群或者孤独的横冲直撞只留一地漠然。路过的男人女人无不像在攀比着谁身上布料更少,谁暴露在空气的线条更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上天赐予的美妙身体发挥它最大的功效。在夜晚熠熠生辉,再换一场纸醉金迷。


王子异前脚刚踏入酒吧,眉头就不受控制地皱了起来。他一丝不苟的穿着实在与此地格格不入,然而纵情欢乐的人们并没有过分注意伫立在门口以冷静视线环绕舞池的这个男人。


——尽管他拥有出类拔萃的帅气。


斑斓交错间人影摆动,明暗灯光交替刺激瞳孔,也为所有暧昧的相遇添上浪漫的情调。


凭着敏锐直觉,暗暗几下锁定的几个嫌疑目标,王子异伸手隔着衣服摸了摸十字架木桩,心里默念了祈祷词,然后走向可以纵览全场的吧台位置,随手点的酒味道有些烈,王子异喝了一口就再没有碰,酒杯在指间绕圈摇晃,液体跟着倾斜转圈,王子异斜倚桌面悠然欣赏着曼妙身姿面前摇曳。


他的任务是搜寻在血猎联盟里臭名昭著的K。

吸血鬼猎人早期还不算强大,长期联手合作的四大家族一直流传至今,分划地区处理吸血鬼袭击的事情,一般吸血鬼都有固定领地,而这个K却是四处流亡,跑遍了半个世纪,也没人真正抓到过他,于是关于他的传说越传越神。


王子异对于这份职业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和责任感,都是家族派他什么任务,他完成什么,从第一次到现在从无一次失手,于是名声也跟着越传越大。最近K在他们家族负责的区域屡次作案,父兄苦恼无比,对说出了王子异不抓到K就不要回家这种话,他当然知道家人只是想告诉他此次任务重要性,所以也格外留了个心眼,翻遍了关于K的各种资料,具体消息不多,传言真假也需要辨别。有记载是说他相貌阴柔美丽,狩猎无失手记录,善用各种手段勾人摄魄,享尽人间欢爱再吸光猎物的鲜血,可谓恶毒至极。王子异嗤笑不屑,想来也没几个活着的人真正见过他,就写得天花乱坠,还美丽到勾人摄魄,都是胡扯。实战派选手对比参考着K的行动作风,今夜月圆,初步估计晚上在最大的那家酒吧,或许能有收获。


-


少年的笑容都带着融骨媚情,眼角一弯如猫尾扫过心头,侵略性的舞蹈赤裸直白地将荷尔蒙气息灌进你的身体,叫人欲罢不能。鲜少有人能抵抗住的魅力正在王子异面前上演,他透过杯中液体恍然看到少年隔着人群瞥向自己的一眼。


空气中酒精与尼古丁交融的空气侵蚀所有人的大脑,意乱情迷的眼神在彼此身体流连忘返。三言两语撩拨情意的话语成功将暧昧延伸在舞会结束后。蔡徐坤搂着女伴迈向走道尽头的房间,昏黄灯光是霓虹沉淀的柔情。少女曼妙躯体依偎入怀,蔡徐坤偏头将裹挟诱惑热息的吻印在她的唇角,女生呼吸随着轻喘变得仓促,吻沿优美颈线下滑,蔡徐坤舌头在颈侧动脉处来回舔舐,炙热生命在此跳动,奔流的血液在此沸腾,光是想象都兴奋地让他颤栗,少女微扬脑袋享受着配合服务,全然没意识到欲望之前蛰伏的危险。


蔡徐坤扣在女孩腰间的手愈发用力,紧紧相贴的身体传递灼热温度。月光自窗户洒入半截,蔡徐坤齿尖在脉络处小心翼翼摩挲徘徊,忽而女孩身形一僵,锥心疼痛映在她瞳孔难以置信的惶然里,退却脚步被扣锢腰间的力道阻绝,凄惨的叫声来不及发出就被扼杀在咽喉中。


蔡徐坤眼尾的靥足笑意,被月光明晃晃地映在惨白的脸上。


血猎对于血液的敏感一点也不亚于吸血鬼,蔡徐坤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舞池,王子异便追了过来,正在走廊搜寻确定房间时,就闻到腥锈的血腥味,他飞快跑过去破门而入还是晚了。


简陋的房间除了倒在地上的面无血色的少女,只剩下被大开的窗边风卷过蔡徐坤残留衣角的嘲笑。


王子异拳头紧捏着随风吹入的寒意,咬牙暗骂。


—— 该死。


- TBC。



——————————————

感谢点梗楼小伙伴提供的建议[?]

觉得这个很带感就写了。

开坑快弃坑更快的选手先发个开头,督促自己记得更。

后面,别期待其实不一定会有[。]

顺便不介意我只会开头的小伙伴点梗楼需要你的临幸。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