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1K]希望能得世界允许,坦荡一次喊他姓名,再说爱意。

我想有时候只要一个眼神他们彼此就懂。

我可以单身,异坤必须结婚。

标题不够歌词来凑。

这两天磕完的心血来潮。



*

狮子座的不开心总是闷在心里谁也看不出来。

狮子座的不开心到能看出来的时候会很恐怖。

 

蔡徐坤进来的时候,王子异正欣赏着手机里他跳舞的视频,嘴边是情不自禁上扬的笑意。

——坤坤,真好看。

如果可以,他会偷偷加上一个定语。

——我的坤坤,真好看。

 

然而现实的蔡徐坤面无表情,敷衍的笑容都懒得给,扔过来一瓶带回来的水就转身回了房间。王子异接过砸进手里的水,掌心和瓶子接触的还有隐隐细痛诉说着被粗暴丢掷的不满。

王子异拧开瓶盖,往嘴里喝了一口,蔡徐坤关门的声音沉闷又响亮,震得王子异瓶口一歪几滴漏了水顺着下颌划过颈线沾湿了散开领扣的白衬衫。

 

蔡徐坤第二天走得老早,王子异敲他房门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回到车上才见到塞着耳机独自听歌的蔡徐坤。左右看了看周围没人,王子异就凑过去,试探性地喊了两声“坤坤”,蔡徐坤只是懒懒抬眼扫过,“嗯”了一声,注意力又回到在手机上,王子异看了眼屏幕,显示的是在微博,“怎么了?又看到什么不开心的评论了吗?”

蔡徐坤的性格王子异比谁都了解,表面不在乎,其实心里别提多细腻,他很强大却也很容易被伤害,尤其是那些他在乎的人。

蔡徐坤一言不发,王子异当他想静静,便坐到了他后排靠窗户的位置。

风景在眼中倒退,春风带着早夏的暖意亲吻脸颊。旁边位置被人坐下,王子异回头迎上陈立农笑弯的眼睛,子异哥。

车刚好在前方路口转弯,陈立农身子微微一斜,王子异习惯性温柔提醒,小心,安全带。

——谢谢子异哥。

 

蔡徐坤摸到侧键将音量调大好几度,觉得这耳机真不好用。

 

*

 

范丞丞的可爱众所周知,在蔡徐坤或者王子异面前的撒娇都浑然天成。范丞丞时常有很多恶作剧的要求,在所有人会防备地拒绝他时,只有王子异会选择帮助他。王子异基本很少拒绝别人的请求,甚至会主动帮忙。比如被朱正廷拉走的范丞丞不小心落在凳子上的帽子。王子异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顺手带上了,打算一会碰到时带给他。

 

蔡徐坤帽子压得很低,手揣在兜里独自往前走着,低气压得连旁边的陈立农都发现不对。

“坤坤哥不开心吗?”

“没关系,昨晚太累了吧。”

 

王子异说没关系是安慰弟弟的,不在意都是假的。

 

*

 

蔡徐坤的低气压和沉默并不是什么闹别扭,是一种非常自我怀疑的思考。

他和王子异的名字出现在网路上总会引起腥风血雨,他知道。

所以他已经竭尽避免了公共场合的过分亲密接触,他克制着每个情不自禁的视线、每次忍俊不禁的笑容,更克制着本能的关怀和温柔。言语和行为都小心翼翼怕又跌到另一个陷阱。

但昨天王子异那句我爱你和微博热搜挂了一整天的陈立农喜欢王子异,像两巴掌狠狠的打醒了他。

 

——“因为他是巨蟹座,他真的很大爱。”

——“我不知道别的成员有没有感受,子异对大家真的很不错。”

 

——“…...”

 

陈立农坐在自己身边说的每一句话,蔡徐坤都可以倒背如流。

——原来是这样啊。

 

王子异的温柔,蔡徐坤早有感受。甚至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那种骨子里的温柔,渗透在他身边的一举一动。每一句话,每个动作,都定义着温柔。蔡徐坤享受并努力回报着同等的温柔。

他原以为自己对王子异是不同的,所以才有幸能得此一切。

直到昨天,他才意识到,原来他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王子异不过是习惯温柔,与他想对蔡徐坤温柔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按理说他不应该生气或者不开心,人家对你好不好都是别人的事,原本就没有人生来应该对谁好,何况他已经超支享受王子异温柔这么久了。

 

再说,他又不是王子异的谁。

人家凭什么就对你一个人好。

 

道理他都懂,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中不快。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不会无理取闹,心里不舒服自个闷几日就过去了,他原以为睡一觉就能好,结果今天看到王子异,他越发不爽。几十年没有过的小情绪都涌上来,甚至想和他大吵一架冷战三天。

有时候狮子座的霸道真烦人。

蔡徐坤想,如果温柔都是同等量,他宁愿王子异就对他一个人不好。

 

只对他不好,也算是特别的吧。

他这样想着。

 

 

*

 

陈立农和王子异的热搜,蔡徐坤还是没有挡住诱惑点进去翻了很久。评论是意料之外的和谐有爱,他不甘心又点进了范丞丞和王子异的热搜,氛围与前者别无二致。

他更纳闷了,为什么之前他们两个上热搜的时候,评论就是那么不堪入目?

——凭什么只有他不可以啊?

 

蔡徐坤锁了屏把手机扔回口袋,漆黑屏幕将那些回忆中的流言蜚语悉数吞没。

 

*

 

在化妆间王子异不经意看到蔡徐坤的手机,上面零星几个被标红的字是陈立农和他名字。他心下一紧,似乎意识到什么。

王子异从来都不傻,尽管偶尔太过认真被大家调侃钢铁直男。

他在为了适应而努力转型,他开始学会怎样在保持自己本性的情况下变得更受欢迎喜爱。他也渴望,渴望能真正与蔡徐坤并肩。

他并不佛,他也是人。也有梦想,也有欲望,也会难过,也会失落。

但他最先清楚的一件事,是他对蔡徐坤的喜欢。

从蔡徐坤第一次在舞台上做出选择的时候,他的视线就再也没办法从这个人身上移开。蔡徐坤每CUE他一次,他就陷得更深一点。

每次本能做出的反应,比如在他不小心磕碰时会抚上他腰间,再比如在拥挤人群中回头牵住被冲散的他的手。

蔡徐坤的睫毛很长很好看,一张小脸藏在口罩下只剩下墨黑眼睫扑闪扑闪,把感谢裹挟笑意一同扇进自己心底。他只能偏过头,掩饰掉那并不佛系的心跳。

他没有想过蔡徐坤回应他什么,他只是想要对蔡徐坤好。

 

网络上弥天谩骂的时候,他也有过无助和慌乱,也曾迷惘止步不前。他害怕,他担心蔡徐坤会因为这些从此疏远他,这大概就是最让他难过的事。他想陪蔡徐坤走很久很久,但他知道蔡徐坤很在意这些,可庆幸的是,蔡徐坤没有变。

他至今记得那个最失落的夜晚,他把脑袋埋进蔡徐坤的胸前,一个字没有说,他相信蔡徐坤都懂。不负所望,蔡徐坤轻轻地拥抱了他,轻言细语的温柔一如初见,“没关系,我一直在。”

 

心照不宣的疏远反而是另一种亲密。

 

 

但今天蔡徐坤的冷淡却真情实意地让他陷入思考。

 

*

 

——我做错什么了吗?

——坤坤为什么不高兴?

 

 

“坤坤。”

上台前王子异叫住蔡徐坤,蔡徐坤回头,精美妆容面庞随时都在撩拨心弦。镁光灯一晃而过,音乐响起隔断了未完的对白。

 

蔡徐坤转过头的时候带着疑问,转瞬即逝。

王子异的温柔依然滴水不漏。

 

开场的欢呼使为舞台而生的人短暂忘却烦恼。

NinePercent的光芒在绽放得绚烂夺目。

 

*

 

 

“你有想要的其它成员的part吗?”

被cue到的王子异,不像平时,反而说要给大家模仿。

蔡徐坤心脏砰然一撞,之前随性聊天的回忆全部撞进了脑海。

王子异的动作结束后,转头如愿迎上了蔡徐坤冰霜融化,笑靥如花的眉眼。

 

 

*

 

“我很喜欢这一part。”

“子异真的有跟我说过…”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里,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希望能得世界允许,坦荡一次喊他姓名,再说爱意。


评论(6)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