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临。

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

为你倾城一笑重提笔。

© 姜临。
Powered by LOFTER

《水星记》续(上)

 

*丞正pwp后续。前戳。

*abo设。

*本章贾正出没。


 

[1]

 

那夜过后范丞丞和朱正廷的交流仅限于寥寥几言,眼神的交错都减得几乎为零。当然这是朱正廷单方面的选择,范丞丞的目光倒是比原先炽热又温柔许多,朱正廷根本没有勇气去细细品读其中的情感,总是擦过视线就赶紧移开。范丞丞在心里感慨朱正廷这人虽然嘴上有时候没遮没拦,实际上脸皮是真薄。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范丞丞也兑现承诺。朱正廷走的那天终于抬头看他,天生的奶音软软柔柔让范丞丞又回想起那天在他身下细腻婉转的呻吟。可惜朱正廷说出来的话并不动听,是认真而温柔的道别。

 

他说,范丞丞,我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范丞丞冲他点头,显得乖巧而真诚,然后在转身时抛开虚假的伪装。

 

——怎么可能当做没发生过。

 

 

-

朱正廷有轻微洁癖,事后认真清理过很多次,香水也喷了不知道多少,可当他一踏入宿舍门,陌生Alpha自内散发出来的余味,哪怕只有一点,还是被Justin敏感捕捉到。Justin欢喜和担忧都在闻到那陌生味道时僵在脸上,少年人的情绪向来不擅掩饰,悉数皱在了眉间,卡在喉咙的问题最后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你去哪了?”

Justin的话里有隐忍的不悦,朱正廷甚至觉得他快要生气。但是Justin是个脾气很好的弟弟,对他很是迁就,虽然偶尔喜欢胡闹,但朱正廷不开心通常都是身为弟弟的来哄他,少年的活泼开朗、欢快明亮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不是给你发消息了?临时有点事,所以出去了几天。”朱正廷并不想在这个事情纠结,擦过Justin的肩膀往里面走,三言两语带过后,丢下包把自己身体扔在了床上。Justin感觉到朱正廷刻意避开话题,内心的疑惑更深,但还是默默关上了门,他把冰箱里准备好的饮料拿出来放到桌上,朱正廷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离开前嚷嚷着想喝的口味,立马坐起身,笑容绽得明亮。

“Justin你真好。”

 

[2] 

 

Justin的闷闷不乐在相处的愉快中被冲淡不少,朱正廷还是像往常一样,信息素的味道也慢慢散尽。然而凝在他心头的结却只是暂时被忽略,一点风吹草动就被重新翻出,裹挟着变质的情感,一发不可收拾。

 

——那是一个平常的夜晚。

两个人靠在一起打完游戏,Justin说肚子饿,朱正廷劝了半天说大晚上吃东西不好,最后还是拗不过,被他拉到了夜宵摊。没有夜晚该有的宁静,烧烤油炸,品种齐全,人声鼎沸的巷口,烟雾弥漫带着浓烈香味撩拨味蕾。找了个露天的座位,Justin就刷刷刷点了一大溜,刚把菜单交上去,范丞丞就从新一轮烧烤吹来的烟雾里走了过来。要不是这地方实在太过简陋,还真有几分偶像剧的味道。

这位光看外表就气质高贵得并不会让身为同性的自己有好感的少年,抽开凳子径直坐在了他们对面,甚至都没有拿纸巾擦一下,好像完全不在意油污沾染他那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衣物。

 

Justin那句请问有事吗还在嘴边。

范丞丞仿佛当他不存在般先开了口,“嗨,正廷。”

“……”

Justin觉得自己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积攒、膨胀、然后破裂。

朱正廷愣了愣,笑容在脸上僵硬一秒后化了在唇角,“好巧,你也来吃夜宵吗?一起吧。”

可当时的朱正廷哪会想到,范丞丞这种富家小少爷又怎么会真的那么巧地与他偶遇在一个名不经传的简陋夜宵摊。

范丞丞看着朱正廷抿着嘴笑,头点得十分愉悦,Justin面色沉沉盯着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东西上来后,Justin一言不发埋头苦吃,倒是东西都放在这边,范丞丞离得比较远,朱正廷还贴心地夹了几筷子过去。

Justin第一次这么讨厌朱正廷的温柔。

“Justin?你不要吃这么快啦,又没人和你抢。都弄到衣服上了。”朱正廷抽着纸巾就替Justin擦,油渍没有擦掉,心头的阴影倒是散掉不少,他偏过头嗓音透着前所未有的甜腻,“谢了,哥哥。”

当然朱正廷没有品到那份刻意的甜腻,只在心里感慨今天的Justin好像有点奇怪。他没有看到对面范丞丞冷下去的脸。

Justin 咽下两口,瞥过范丞丞,想起什么似的,“正正哥,今晚还要我陪你睡吗?”

“诶?好。”

“……”

 

直到夜宵时间结束,朱正廷都并没有察觉到二人暗自针锋相对的气息。他提着打包好的食物,挥手和范丞丞说再见。

范丞丞抬起手冲朱正廷摆了摆,视线定在他脸上,“你发情期快到了,最好不要和别的Alpha同寝。”

 

空气滞留的时间,五味陈杂打翻在三个人心里,半晌才听到打破死寂的话语。

“……范丞丞,你有病吧。”

 

[3]

 

回家路上Justin只顾往前走没有回头看过朱正廷一眼,朱正廷踩着影子,被月光拉长的落寞洒了满地,夜宵的温度在被风完全带走之前他们回到了宿舍。Justin把钥匙往桌上一扔,尖锐的刺响划伤耳膜,他甩了衣服把自己关进浴室。朱正廷有些不知所措,他把东西放在钥匙旁边,仰在被子上望着天花板失神的发呆。

那夜该忘记的记忆清晰地在脑海倒退回放。

他明明说过的,要当作没发生过。

Justin进去了久到朱正廷快要以为他晕在里面,他站在门口轻声喊Justin,在第三声的时候门骤然打开,水雾模糊着视线,一团湿漉漉的头发就撞进了他怀里,抵着他的身体推到了墙上。

“…Justin?怎么了,不舒服吗?”朱正廷伸手就撩Justin的刘海,额前除了残留水滴和洗澡升高的体温外没有其他异常,而下一秒柔软的唇瓣堵在了他的嘴上。

“???”朱正廷僵在墙面,唇面被细细啄吻,超额的惊讶侵占脑海,直到齿尖磕疼时才猛得想起要推开他。

“你,易感期吗?”

Justin与朱正廷合租的时候还没有分化,结果后来成了Alpha,尽管AO合租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但当时Justin和朱正廷都对这个室友很满意,就依然住在了一起,到了敏感时期朱正廷都会很小心,Justin也非常注意,所以相安无事到了现在。朱正廷的发情期没有人比Justin更了解,所以朱正廷给他发短信那几天,他十分担心,直到他带着陌生Alpha的气息回来,Justin很难不在意,而今天遇到范丞丞,他心里那点强行压下去的情感再难控制。花洒喷出的水浇淋多久他都没办法冷静。

——凭什么。

——凭什么不是他。

——原来陪伴一文不值。

叫嚣的情绪快要将他吞噬,抽丝剥茧唯一的真相渐渐明了。

他喜欢朱正廷?

在他看见范丞丞的瞬间他的不快,在知道上一个发情期与朱正廷过的是别人时,在那些所有可能发生的画面在他眼前一一播放时,他的不甘、他的嫉妒都清清楚楚告诉他。

他喜欢朱正廷。

他和朱正廷的小小世界被意外闯进来的人打开了缺口,他的安逸被外面踩得支离破碎,他终于开始试着去认识这份情感。

他原来以为的依赖和习惯,原来早不止于此。

他想要更多,他想要拥有他,想要标记他,想要朱正廷属于他。

 

“没有。”被推开后Justin站在原地没有抬头,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蜷紧扣入掌心,他有千般话想说,最后在朱正廷上前关切地搭在他肩膀时,他甩开了他的手。

“我们暂时分开住吧。”

 

Justin在学校土味情话张口就来也时常吹过朱正廷的刘海后我在乎你,平日天长地久和怕老婆都能随便说,现在简单的四个却在心脏砸出无法逾越的深渊峡谷。

 

——我喜欢你。

——好难说出口。




——TBC。


下章完结。

写完发现好像这章全是贾正一时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介意我删。

评论(4)
热度(64)